攝影:覺果
       在佛教典籍里,有將高原上的牦牛糞作為潔凈之物涂室的記錄。用牛糞涂過的屋子,沒有污穢之氣,可以做修行的壇場。沒有高原牦牛糞的地方,則要掘地數尺來取新土筑壇。
       藏族人有這樣的說法:“子不嫌母丑,人不嫌牛糞臟。”牛糞在藏語中稱為“久瓦”,意為燃料,并沒有糞尿的意思。人們對它不僅沒有不干凈的感覺,而且還倍感親切。在高原牧區,牛糞作為燃料已有千年的歷史,藏族人能從牛糞火味里嗅出家庭的溫馨。據說過去每當人們在田間路邊看到光滑的牛糞時,總是情不自禁地稱道:“好一朵漂亮的黃菌喲”,把牛糞比作黃菌菇,并當做寶貝一樣立刻撿起來。
       牛糞不僅僅是燃料,它還是木柴、煤炭、天然氣等燃料代替不了的一種吉祥物,是雪域高原自然環境中所特有的民俗現象。它在特定的場合有著特別的用途,任何貴重的東西都無法代替,是舉行婚禮、喪葬過年、喬遷、煨桑敬神、屋檐裝飾乃至治療某些疾病時不可或缺的物品。
       藏族人舉行婚禮時,在特定的場所中央要懸掛彩箭,下面擺放一袋“久瓦”、一桶清水,上面各系一條潔白的長哈達,象征新婚夫婦婚后生活紅紅火火,家業興旺、多子多福。藏人去世后天葬時,首先要點燃幾袋牛糞,從中取點“門達”(未燃盡的牛糞火灰)煨桑供神。喪事大多數以七天為期,七七四十九天結束。在此期間供亡者飲食,一般都在家門口懸掛“索達”,即陶罐里放少許門達,門達上不停地撒少量糌粑并滴水,陶罐里晝夜冒青煙,表示為死者不間斷地供飲食。
       過年時,牛糞同樣不可少。當初一雞叫三遍時,不少人家要去取“四新”:從別人家牛棚里取“牛糞新”,從水源處取“水新”等。等四新的人回到自己的家里,給四新粘上酥油花,放在不同的地方:把水新放在正屋的護法神前面,當做供水;將牛糞新放進自家的牛棚里等。這種活動據說能招財引福,防治霜災雹害。
       藏族喬遷時,新房里首先要安放唐東杰布塑像(民間在新居中供奉他為柱身)和一袋“久瓦”、一桶水,喻主人搬進新房后吉祥安康、幸福美滿、長命百歲。在藏區中有一種吸聞“嚨嘟”(一種安神藏藥)藥味的療法,其使用方法很簡單,在牛糞火灰上撒少許“嚨嘟”,病人吸聞濃郁藥味青煙即可。這種療法對精神受到強烈刺激的病人療效顯著,起到鎮定、安神之作用,而且立刻見效。在藏族農牧區,用加工的牛糞磚搭庭院圍墻、牛羊圈的到處可見。一排排整齊而大小一致的牛糞餅打在自家房院的墻壁上曬干,這不僅給房屋起著保護作用,冬季還可防寒。有的地方也用牛糞作為房頂裝飾。藏民族把經濟實惠的牛糞再生利用,不僅解決了燃料的問題,給生活帶來方便,更主要的是節省了不少草本,保護了藏區的生態環境,體現了藏民族對大自然博愛的精神。